他們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段橫問道:「貴地學子們在煉丹方面確實比較有天賦,敢問在法術研究和煉體、實戰等方面成就如何?」

王傲微微一怔道:「各大洲學子各有所長,煉體當然是自然條件最惡劣的赤光洲和機緣最多的乾元洲,法術研究、實戰自然是以中洲為最……今天咱們只交流煉丹領域,我們東勝洲學子希望能跟南站天驕們互相促進。」

揚長避短,王傲玩的賊溜。

暖靄祥雲之上,東勝王周破仙微微翹起嘴角,倒茶道:「兩位,喝茶。」

程啟天看他得意的樣子,臉上沒表現出什麼,心裏恨不得在他臉上戳幾個窟窿眼。

張雄道:「破仙老哥,這暖靄祥雲怎麼停在這裏了?咱們快去別處看看吧。」

周破仙緩緩催動祥雲,那速度比蝸牛都要慢上三分,眼睛瞅著下方的煉丹場。

這時,王傲問道:「不知南站天驕中,這次來了幾位高級煉丹師?」

此話一出,眾人臉色微變,正立在陳玄身邊的小魔女秀眉微皺,似是對此問題頗為不喜。

有人小聲道:「這王傲,分明能識出我們只有一位高級煉丹師,還故意這般問,分明是在故意羞辱我們。」

「這東勝洲來者不善啊,這豈是待客之道?」

「剛一開始就這樣了,不知道後面還有什麼在折騰我們呢。」

又是段橫冷淡答道;「我們南瞻洲的長處不是煉丹,此次只派了一位高級煉丹學子。」

東勝洲的幾名高級煉丹師和正忙活着的學子們齊齊笑了,他們眼神中那種睥睨和傲然之色更勝。

在他們看來,這南瞻洲被評價為最弱之洲是有道理的,青年一輩中竟然只培養出出一個高級煉丹師的天才,煉丹人才實在凋零。

王傲笑了兩聲,道:「無妨,等會我們幾位煉丹師會現場煉製丹藥,諸位看好了,多學點東西總是有幫助的。」

「哼,你大放厥詞!」一名南瞻學子非常氣憤道。

王傲面不改色,問道:「不如請南瞻學子現場煉丹,我們來學習?」

那南瞻學子頓時啞口無言,自己煉丹,恐怕丟人更多。

到現在,眾人隱約明白了,他們哪是被邀請來參觀東勝洲學子煉丹場的…分明就是被拿來當做墊腳石,以增加東勝洲學子的信心的。

技不如人也是無奈,若是此時退去,豈不是更會成為笑柄。

一次能退,難道次次都能退?

那南瞻學子們索性不要來參加七洲交流會了,窩在南瞻洲好了。

眼下的場景便是七洲交流會的「交流」了…

只是受些屈辱而已,這就撐不住了?

他們區區百人學子代表的可是是兩百億南瞻年輕武者,絕不能給南瞻人丟臉。

學子們都看向團隊里唯一的那名高級煉丹師,希望等下他能超常發揮,為南瞻爭下這個面子。

暖靄祥雲之上,東勝王周破仙笑意盈然,不住的勸南瞻王和神盾王喝茶。

而程啟天和張雄畢竟都是天王境武者,對身體舉止和面部表情的控制力非尋常人可比,他們只是面色自如的淡淡看着下方。

張雄心中暗道:「女孩子臉皮薄,我的寶貝女兒,你可要撐住,大不了你退到後面別出頭,丟人的事讓男生來就好了。」

程啟天卻想暗暗盤算著,以後南瞻學子團能在哪個領域一雪今日之恥。

「說了這麼多,也該開爐煉丹了,穆時同學,你來煉製吧。」

東勝洲那名靦腆男孩了出來。

王傲說完,隨即他看向南瞻學子團,最後視線落在段橫身上道:「這位同學,你應是南瞻學首,不如你也指派一名煉丹師煉煉製拿手丹藥,與穆時同學互相切磋對比一下,大最後由大家共同來點評。」

段橫皺了皺眉頭,回頭問道:「可有人願意出來切磋?」

南瞻洲眾人面面相覷,除了那名高級煉丹師,其他人最高的也不過是中級煉丹師,差的不是一星半點,怎麼敢胡亂應戰…

可對面都開口了,若是沒人應戰,那更丟人。

最終那名叫南學林的高級煉丹師主動站了出來道:「我來。」

他有些緊張的樣子,氣勢就輸了一截。

兩人各選了一座丹爐,在備好的各種靈藥中選了幾種自己需要的,就開始了煉製。

眾人在兩人身上掃視了片刻,紛紛搖頭。

只見穆時一揮手便是一道熾烈火焰而出,隨着他的驅使,火焰在他手上變換成各種形象,好似乖寶寶一般,最後他將火焰調整到一種最適合煉丹的穩定藍焰狀態,便施展起一手催動火焰,一手淬葯的煉丹手法。

眾人不由得感嘆,火屬性武者煉丹果然有先天優勢,這穆時操控火焰的能力確實極強。

而那緊張的南學林,卻是一名木屬性武者…只見他從儲物空間中掏出幾塊靈碳和打火石…點然後多方調整這才滿意的開始下一個步驟。

靈碳生出的火焰是一種常用的煉丹火焰,優點是比較穩定,能空出雙手來專心煉製丹藥,而缺點是調整火焰熱度和角度非常麻煩…這一比他立刻落了下乘。

南瞻洲眾人心中暗叫不妙…這南學林無論從手法還是從不跟姿態上來看,都不及那穆時。

一刻鐘后,兩人煉製完成,分別開爐。

穆時煉製的丹藥名為「赤龍丹」,是一種吸收后可以為武者增加火元力的常見四品丹藥;而南學林所煉製的是「青龍丹」,品階價值跟紅龍丹差不多,不過增加的是木元。

兩人都沒有小瞧對手,選擇煉製的都是自己最拿手的丹藥。

丹藥出爐,一股濃郁的丹香氣息沁入眾人的口鼻中,眾人連忙去看。

「陳玄,你會煉丹嗎?」站在陳玄身邊的小魔女突然問道。

「我以前吸收過煉丹師感悟符,後來煉了幾次,現在還是初級煉丹師。」陳玄道。

「你戰寵培養那麼厲害,煉體也很了不得,還會編神話故事糊弄大妖,總是出人意料。你不會在煉丹這塊也是藏着掖着呢吧…」

小魔女似乎是深有體會的說道。

陳玄一頭黑線,無語道:「小魔女,我說我是初級煉丹師,你當我在謙虛?」

小魔女輕咬下唇,漂亮的臉蛋扭到一邊。

時刻關注小魔女的張雄在心中哈哈大笑…

這小子有意思,連他貌若天仙的乖女兒都敢懟…果然是個一條筋的直男,這樣的男生,很難討到年輕女孩的歡心。

小魔女跟陳玄走的近點,張雄非常放心。

此時丹藥出爐,眾人連忙看去,只見穆時出爐十二顆,赤龍丹個個圓潤飽滿,散發着氤氳的光澤。而南學林僅僅煉製成功了十一顆青龍丹,廢丹一顆,他的青龍丹也是非常飽滿,是難得的佳品,只是色澤上稍遜赤龍丹一籌。

南學林主動道:「我的煉丹技術不如穆時同學。」

南瞻洲眾人齊齊扼腕嘆氣,士氣低沉。而東勝洲學子們個個精神抖擻,看上去好似又平添了幾分自信。

王傲一臉的本該如此意味,他看似安慰道:「南學林同學,或許在操控火焰方面,穆時同學更勝一籌,不如你跟他交流一下,互相學習。」

南學林眼神一亮,露出一副謙虛好學的樣子,走向穆時道:「穆時同學,請不吝賜教。」

南瞻洲眾人見狀,心中是無語,有好勝心強的學子心中好似吃了蒼蠅一般難受。

「這個南學林,可真是老實啊。」

「這個時候還倒過去了,太沒有情商了吧?」

「麻的,藍瘦香菇。」

唯一的高級煉丹師竟然沒比過對方的高級煉丹師中看似最菜的那一個,他們覺得非常丟人。

王傲又道:「接下來請大家鑒賞黎高歌同學的煉丹手法,黎高歌同學更擅長煉製高級丹藥,一手丹變手法,煉製超頻丹藥的幾率極高。請問南瞻天驕們有要一起切磋的嗎?」

說着他掃視着南瞻洲眾人。

「陳玄,你還不出手?」小魔女突然小聲道。

「高級煉丹師都不是對手,你讓我一個初級煉丹師上?」陳玄一臉驚愕道。

小魔女撇撇嘴,她只是逗逗陳玄,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站在陳玄身邊更為心安,也忍不住總想跟陳玄說話…

見心儀的女神小魔女在跟陳玄說悄悄話,王傲眼神逐漸冰冷。

他向前幾步走到陳玄面前,冷笑道:「這位同學,我看你修為不高,能參團應該是有別的長處的,煉丹高手?請你上來切磋一下吧?」

眾人一愣,柿子專挑軟的捏?陳玄才蛻凡境初期修為…頂多是中級煉丹師,他上場只會丟人,這東勝洲也太無恥了吧…非要一腳把我們南瞻踩死嗎?

陳玄見他竟然挑釁自己…眼神中的涼意逐漸浮現。

他直視着王傲,嘴角微微翹起:「你確定要拉我上場?」

7017k打完架,轉個身,風無常再次利用小乾坤挪移術來到何敏的家裏。

坐下半小時不到,何敏便推門而進,看到坐在沙發上的男票,一擁而上,又一陣battle洶湧的昏眩感……

「你不是在忙嗎?怎麼有空來找我?」何敏依偎在風無常的懷裏,久久不願分開。

「再忙,也想自己的登山之侶啊。」

《我在港綜世界除魔那些年》第176章殭屍醫生(3600字) 說完這句,導購小姐拿出幾款手鐲給三人看。

「向這些就是收50元一克的手工費。還有一種收費模式,就是按照加工黃金飾品的規格按件收費。根據加工製作這款飾品的難易程度,最後確定飾品的手工費收取多少。你們現在看中的這款手鐲,就是按照這一種收費模式來定價的。店裏還有一些其他更加複雜一些的飾品,手工費比這個手鐲還要貴一些。」

聽了導購小姐這一番看似解釋其實什麼用都沒有的一通話,李方三人也終於知道了一些關於黃金飾品手工費裏面的道道。

反正就是對商家怎麼有利就怎麼來,客人想要買的話最後還是只能乖乖的掏錢。要不然,你就只能去買其他的了。

「那我這個樣式已經夠簡單了吧,上面還沒有什麼其他的雕刻,應該用不了這麼高的手工費啊。」諾諾把手鐲遞給導購說道。

「我之前已經說了,有些時候,這種簡單的東西,反而在工藝上要求還要更高一些,要做好其實並不簡單。這樣吧,你們選的也挺多的,我去和經理說一下,讓他把手工費給你們算便宜點,你們看可以嗎。」

李方看向諾諾,見她點了點頭,看樣子是同意了。

轉了怎麼久,其實李方也已經有些厭了,而且也已經接近飯店了,也不想在轉了。轉過頭對着導購小姐說道:「行吧,你去問問吧,稍微快一點啊,我們還趕着去吃飯。」

「好的,三位請稍等,我去把經理叫過來。」

「你們好,我這家店的經理,姓王。剛才小張已經和我說過了,事情呢我也都了解了。這邊呢,所有的金器都按手工費50一克計算。你們一共選了5樣東西,戒指是2100,手鐲22950,項鏈12000,耳環5300,吊墜6400,總共48750。現在店裏真正做活動,購買首飾都是九五折,所以優惠以後,總共是46312.5元。這邊我做主給你們湊個整,收你們46000元。你們看一下還有沒有問題了,如果沒問題了,那我就叫小張給你們開票,你們看可以嗎。」

「除了這些就沒有一點優惠了嗎,我們買的東西也不少吧,這麼也得再優惠一些吧。我想就算沒有活動,你們也是會給顧客打折的吧。」小離對着王經理說道,諾諾和李方在一邊也是跟着點頭。

倆人不是沒有買過金器,對於這一塊還是了解的。就拿上次李方買手鐲來說,最後那家金店給的是原價的8.9折,還免了手工費。

「是啊,你們這優惠力度不行啊。我們縣城也是有你們的連鎖店的,只是來這邊逛街了,就順便看看。我之前看到的除了打折以外,還免收加工費呢。」

「這。。。。。。」王經理思考了一下,然後對三人說道:「這樣吧,飾品方面給你們九折,收43800。另外今天店裏還有抽獎活動,我可以多送你們一次抽獎,你們看可以嗎。」

剛剛進來的時候,店門口就張貼著活動的信息,不過三人沒有仔細看就走了進來,現在結果導購遞過來的活動宣傳單,看了起來。

按照傳單上面寫的活動規則,只要在店裏買單了就可以參加抽獎。消費滿一萬元的話可以再加一次,二萬的話二次,三萬的話三次,滿四萬四次。李方他們這些金就算是九折打完還要四萬多,那就是一共五次抽獎。

現在不管是賣什麼東西的店,一年到頭都在搞活動,大部分都是消費抽獎的那一種活動。或者就是砸金蛋抽紅包之類的,多不勝數。只不過這個中獎的幾率,就只有每家店的老闆或者經理才清楚了。

其實現在外面很多的抽獎活動,說是騙局也不為過。很多都是拿一些小商品市場裏面的東西,標上一個高的離譜的價格,然後用來充當獎品。

這家店的抽獎活動,特等獎是一個葫蘆型金鑲玉,其次是一顆那種綁在紅繩子上的小金珠。再然後就是88.88和66.66兩個金額的現金紅包。

緊挨着收銀台專門有一個抽獎台,上面放着一個抽獎的紅箱子,抽獎就是在那裏進行的。

「這箱子裏面該不會全是那些「謝謝惠顧」之類的吧。」

「這麼會,我們這麼大一家店,可不會搞這些虛的。最差的也是66.66,,這個你放心好了。這麼樣,如果可以的話,我就給你們開單了。」

李方輕聲的和諾諾商量了一下,覺得想要更多的折扣,可能性也不是很大了,也懶得再找下一家了,所以商量過後,決定就在這買了。

「算了,就這樣吧,你把東西都在確認一下,然後開票吧。」

導購小姐又把五件飾品都和倆人確認了一遍,確定沒有什麼問題以後,開始開票。

「原價48750,打完9折那就是48750*0.9=43875元。剛才經理也說了,給你們抹去領頭,一共43800,你們是支付寶微信還是刷卡。」

相對於九五折來算,又優惠了2200,相當於手鐲的手工費全都免掉了。

「刷卡吧,是去收銀台付錢嗎。」

「是的,你跟我來吧。」導購帶着李方來到收銀台買了單,然後又回到了櫃枱前,當着三人的面把五件飾品一一裝進相對應的盒子裏面。

等所有的東西都弄好以後,帶着三人來到了抽獎箱前。

「你們一共是五次抽獎,你們誰來抽?」

李方看看諾諾,又看看小離,對着倆人說道:「你們倆沒人抽兩次吧,剩下的一次我來抽。至於抽中的東西,抽中什麼拿走什麼,全看你們自己的運氣。」

「我就算了吧,這東西是你們買的,你們自己抽就行了。」小離擺着手說道。

「這有什麼,這些東西又不貴,66.66,還不夠我們倆喝兩杯星巴克的呢。」諾諾拉着小離的手說道。

「你還想着星巴克呢,你現在可不能喝拿東西,對小孩不好。」

「知道了,就你啰嗦,我只是打個比喻而已。小離,你就聽方子的吧,來,我們倆先抽。等下把特等獎抽走了,什麼也不夠他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