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中各種道道皆是想的明明白白。

也正是想的明明白白,他們此時都不敢動手,只能眼睜睜望著李道強帶著黃雪梅漸漸遠離。

眼神中是各種不同的情緒。

極度不甘下,祝玉研忽然冷聲道:「李大當家,七千萬兩銀子、一日內就送來,能不能交易?」

對天魔琴的慾望,對實力的慾望,還是壓下了所有。

黃雪梅神色不變,只是抬眼平靜的看向李道強。

李道強哈哈大笑幾聲,毫不猶豫道:「陰后這是要送七千萬兩銀子的賀禮嗎?

如果是,本寨主就收下了,今日之事一筆勾銷,以後我們還是好朋友。」

黃雪梅收回了目光。

祝玉研想破口大罵,可休養又讓她不知罵些什麼。

只能氣的雙眼通紅,死死盯著李道強,似乎想要目光狠狠咬死他。

哥舒天眼神一動,看了眼孫路堂,朗聲道:「孫路堂,你師弟韓遜、師侄韓平,就這麼死了嗎?」

頓時,眾多目光看向了一直保持沉默的孫路堂。

好奇、戲虐、質疑、期待等等皆有。

點蒼派是名門大派,天下聞名,說句是天下正道的頂樑柱之一,也不為過。

死了一位長老和長老之子,就這麼無動於衷的讓兇手離去?

孫路堂心中一陣暗罵不已。

他一直保持沉默,就是為了低調,讓人不注意他。

可惜、還是讓哥舒天赤裸裸提出來了。

心中一沉,臉色堅定正氣凜然,喝道:「哼,我點蒼派的事情,就不用你這魔道中人關心了。」

哥舒天笑著不語。

孫路堂隨即在眾多目光下,沉聲道:「李大當家、黃雪梅,韓師弟父子之死,我點蒼派一定會追究到底。」

雖然忌憚,但是都到了這份上,這麼多人面前,他肯定不能再躲避。

不然點蒼派的面子,就真的丟盡了。

對這只是單純的放狠話,哥舒天、祝玉研都是一陣不屑的冷哼。

李道強餘光掃了眼,當即大聲道:「好,本寨主接下了,以後任何敵視黃雪梅的、包括窺伺天魔琴的,本寨主都一併接下,隨時等候。」

說著,速度越來越快,消失在眾人眼中。

立馬,無數的議論聲炸起、沸騰。

「這就走了!李道強這次收穫大了。」

「這才是大丈夫風範,眾多宗師強者又如何?還不是不敢動。」

「你們說李道強會不會已經達到了絕世強者層次?否則怎麼可能讓陰后她們都不敢出手?」

「有李道強在背後支撐,恐怕沒人再敢打天魔琴的主意了。」

「一位頂尖強者加入黑龍寨,黑龍寨的實力、要大增了。」

「我決定了,我要去加入黑龍寨,有李大當家這樣的強者,定能大放光彩。」

「我也去,我覺得李大當家很有可能已經達到絕世強者層次,現在還正是加入黑龍寨的好時機。」

······

······

沸騰的議論聲中,兩方宗師強者彼此冷冷對視幾眼,開始各自離去。

哪怕再不甘,祝玉研也只能暫時先走再說。

很快,數萬人匯聚的場面,向四面八方散去。

種種的消息,也開始以極快的速度向整個天下擴散。

所有人都可以預見,今天所發生的事情,必定會被整個天下熱論。

包括他們這些人,都不會停下。

另一邊。

見沒有人動手,李道強也算是鬆了口氣,速度提到最快,向住所而去。

不一會就到了。

黃雪梅立馬開始掙扎,李道強沒有勉強,帶她進屋、嘴裡笑道:「不用拘束,我答應你的,很快就會完成,你也很快就會是我的夫人,所以放輕鬆點。」

黃雪梅一陣無言,不知該說什麼好。

忽然間,她還有點更願意麵對方才人多的時候。

現在只有兩個人在,她更加不知該如何應對。

只感彆扭。

沉默一下,保持清冷道:「等你辦成再說。」

李道強笑著點了下頭,一眼就看出了黃雪梅的窘迫、不知所措。

沒有過多逼迫,神色一正道:「接下來,我們還沒有到真正放輕鬆的時候,最好儘快趕回黑龍寨。」

見李道強這般嚴肅,黃雪梅頓時感覺輕鬆了不少,略有不解道:「為什麼?」

「今天的事情,很快就會傳開,如果那個幕後黑手得知,你覺得他會怎麼辦做?」李道強肅聲道。

黃雪梅目光一冷,殺意浮現。

一字一字道:「他會以最快的速度前來,將我殺死。」

「不錯,而且接下來未必不會有強者,還在窺伺天魔琴,只有回到黑龍寨,我才能更快的治療你的傷勢。

只要你恢復了,什麼人來襲,都不用擔心。」李道強沉穩且自通道。

他沒有故意欺騙黃雪梅,這的確是他擔心的一點。

如果真有絕世強者來襲,受傷的黃雪梅,就是一個累贅。

回到黑龍寨,有丁典的神照經,能更快的恢復黃雪梅傷勢。

黃雪梅點下頭,同意了。

頓了下道:「我要安排一些事。」

「嗯,也不是太過著急,不過不要離開我周圍,最好兩個時辰內我們就出發。

還有、你將你弟弟特殊的地方告訴我,我要確定他的身份。」李道強頷首道。

黃雪梅神色立馬變得有些激動,上前一步呼吸難平道:「你知道是誰了?」

「只是有懷疑的對象,你不要著急,等我確定了再說。」李道強上前伸手拍拍黃雪梅的肩膀,柔聲道。

黃雪梅本能的避了下那手掌,扭過頭去、深吸一口氣,壓下了些許激動,沉聲道:「好,我弟弟胸前有一個胎記,那可以確定他的身份。」

「我明白了,你儘快安排吧。」李道強點了下頭道。

黃雪梅感受了一下自己的狀態,猶豫一下后、道:「帶我去一個地方。」

「嗯,那我們現在就去。」李道強當即道。

毫不客氣地上前摟著她,向外飛去。

黃雪梅身體緊繃,強自當作不在意。

李道強暗笑,也不揭穿她。

很快,就來到了一個莊園,見到了一個正焦急等待的駝背男子。

「小姐。」

見到二人,駝背男子立馬高興地快步上前。

「齊福、讓你擔心了。」

黃雪梅臉色柔和,輕聲道。

齊福搖搖頭,滿是高興,沒事就好。

隨後帶著感激、以及一絲戒備的看向李道強,行禮道:「見過李大當家。」

「嗯。」李道強點下頭,沒有多說,走向一旁,給黃雪梅私人時間。

黃雪梅說了幾句,齊福神色有些猶豫,但還是點頭答應,隨即便離去。

「我們走吧。」

黃雪梅主動走向李道強。

李道強略一點頭,抱著她,離開這裡。

沒有多久,他就找到了血刀老祖一行人。

命令道:「走,以最快的速度返回黑龍寨。」

說完,就帶著黃雪梅當先飛走。

血刀老祖等人連忙應了聲,快速跟上。

(謝謝支持,求票。)

······

。 「最後,這些垃圾覺得惡的數量越來越多了,就打算進行一場清理(屠殺)行動。

他們成功了,之後冥界用了上萬年的時間才恢復元氣,後面的惡魔也把這個世界改成了魔界。

我現在知道自己當初為什麼要成王了,就是完全的打造一個不懼這些垃圾的世界。雖然中間被瞢坑了一把。」

說了那麼多,王末覺得口乾舌燥,在橋的前方的一個小賣部買了一瓶汽水。

「那你是下定了要成為魔王的決心對嗎。」

「誒,魔王的事一碼歸一碼,人類的生活讓我明白,人生在世,不只有打打殺殺,還有遊戲和美…食…」

王末差點把美女兩個字脫口而出,看到會長沒有什麼反應才放下心來。

「那剛才的事情……」

「會長,我們不要牽扯進去,算我拜託你了,哈迪斯這個人沒你想的那麼簡單。」說完,王末把手上的空瓶子往垃圾桶一扔,就繼續推著自行車往前走。

安楚妍看著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

「喂喂喂…你們都收到消息了吧,別西卜居然被一個毛頭小子虐了,哈哈哈,笑死我了。」

在一棟爛尾樓的樓頂上方,一個二十齣頭的年輕男子放聲大笑著,他的舌頭長長的搭在嘴巴外面,看上去非常的噁心。

「你的消息不準,最後阿撒茲勒可是出現了,想想也知道別西卜為什麼會放棄殺他。」

長舌男的對面,是一個戴著老舊的鏡框的中年人,他比長舌男顯得還要成熟。

「吳嘉開,你非要跟我杠是吧,就算阿撒茲勒出現又怎麼樣,那小子能在別西卜手下活下來也是事實吧!」

「我可沒有杠你,我說的也是事實,不過這小子居然跟墮天使總督混在一起,有點麻煩了啊~」

吳嘉開解開了胸口的兩個紐扣,看樣子可以緩解呼吸。

「麻煩什麼!趁他悄悄睡覺的時候,殺了他!」

長舌男的話立馬引起了吳嘉開的哄堂大笑。

「你笑什麼!」

「我有笑的那麼明顯嗎,崔景,你腦子真的有水,人家睡覺都有人守著,你怎麼刺殺他,對了,關於這個情報,你還不知道呢。」

「我看你是找死!」崔景的舌頭縮回了嘴裡,說明他現在的情緒非常的不穩定。

「都別吵了!」在兩人中間一側的儲水罐上面,一個大胖子的男人說話了。

「老闆,這傢伙我早就看他不爽了,讓我教訓他一頓,不然我咽不下這口氣!」

「哦…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