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荷朝著他們豎起了大拇指,說:「做得好,羅寨主真有魄力,不過,我有些好奇,錢家做惡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怎麼昨天突然就發難呢?」

「姑娘對我們有大恩,敢欺負姑娘的親娘,那就是欺負我們羅家寨。」大鬍子背出早已經準備好的說辭。

姜荷深深的看了大鬍子一眼,總覺得有些不對。

大鬍子立刻道:「對了,小姐身體大好,說過些日子要來找你。」

他的命是羅寨主救的,因此,雖然叫著羅寨主大哥,在他心裡,羅寨主就是他的主人。

「羅姑娘要來茶園?」姜荷挑眉,想到那個奄奄一息的姑娘。

「對。」大鬍子點頭,怕姜荷再問什麼,他主動挑水去澆茶樹了。

姜荷盯著大鬍子離開的背影,琢磨著這羅家寨的人,到底圖什麼呢?

隔天下午,姜荷在茶園看到羅嬌娘的時候,狠狠的愣了一下。

一身粉衣的羅嬌娘,還真是不愧她的名字,嬌滴滴的,但,一開口,就和普通的大家閨秀不一樣。

「姜荷,以後你就是我妹妹,誰要敢欺負你,先問問我的拳頭。」羅嬌娘揚了揚她的拳頭。

姜荷:「……」

這嬌滴滴的外表,說出來的話,可真是反差巨大。

「別怕,我身手很好的。」羅嬌娘看姜荷的模樣,還以為她不相信呢,恨不得立刻演示一番。

。 (錯誤章節,請勿訂閱,一點前改回來。)

被利益沖昏頭腦,又能有多少人能夠聽進去這句「最後的告誡」。

「既然這樣,我就不留你們了。」

打了一個哈欠,紅王下達逐客令。雖然這裏並不是萬國的主場,但作為這裏實力最強之人,他的話就是命令。

三大頂級勢力到底有何齷齪,他懶得去管,無非是死掉一些不識好歹的人。

……

「你不提醒一下馬爾科嗎?他可是白鬍子的兒子?」

克洛克達爾叼著雪茄,看着馬爾科離去的背影,他臉上表情平靜。

撇了一眼這個喜歡多管閑事的傢伙,鎮元臉上露出莫名的微笑。

「這是他自己的選擇,馬爾科到底還是被白鬍子保護的太好,對於情報方面絲毫不加探查。

或許只有死亡能夠讓他銘記這次教訓。」

海賊聯盟的純金都被瓜分殆盡,鎮元分得的量最多,足足二十克。太一十五克,凱多十克,代表白鬍子的馬爾科九克。剩下近一百二十克純金分配給了三十二股不同勢力。

克洛克達爾等四位王下武海各自得到六克,多拉格和格瓦斯代表的GM家共計分到九克。

其他勢力分到的量有所不同,大概也就是三四克。

單獨一家的量並不足以使一個人永生。狡猾的海賊此刻已經將黑手伸向自己身邊剛剛還在並肩作戰的隊友。

有人怎麼也沒想到,自己付出巨大才逃過頂級勢力的追殺,可依然逃不過這場死亡劫難。

當然,馬爾科並不在此列。雖然他獲得的純金很多,可是他畢竟是白鬍子的手下。沒有那個普通海賊會傻到去對付一位海上皇帝。

他這次倒霉,只是因為他選擇了一條錯誤的回家之路。

皮爾斯,新世界拜旦帝國的最強者,有着堪比海上皇帝的力量。作為新世界的最強帝國之一,拜旦帝國可謂是一個多樣國家。

當着世界政府加盟國,私下裏培養海賊。這種事情很多國家都在干,倒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世界政府平日裏都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可是這一次,拜旦帝國踢到了鐵板。

尼克胡瑞,作為此次宇宙海賊一方派遣過來的兩位王者之一,他的目的就是儘可能獲得純金,保證一些年老宇宙人活着。

拜旦帝國就是他盯上的目標。五十克純金,多麼龐大的數目。

尼克胡瑞早已在新世界布下天羅地網。只等待皮爾斯上鈎。

這件事並不是什麼大秘密,只要是有點理性的人都可以花費一千貝利從摩爾岡斯的新聞鳥那裏買到情報。除了皮爾斯本人。

按理說馬爾科也該知道這件事,但不知是被興奮沖昏頭腦還是其他原因,他依舊踏上了這條不歸路。

「你笑得這麼陰險,一定是有什麼計劃吧!」

多拉格看向鎮元,這個城府頗深的盟友應該有着自己的謀划。

「計劃?我沒有什麼計劃,只是把實際的東西交給實際的人而已。」

————

一如計劃,皮爾斯被尼克胡瑞攔截。沒人想要放棄自己的到手利益,況且即便是給了,這個宇宙海賊能不能放過自己還是另外一回事。

在這種情況下,皮爾斯奮力抵抗。

四皇級別的實力面對王者也並非是秒殺局面。況且皮爾斯還是一位用槍的高手。

一桿騎士長槍拉開了皮爾斯和尼克胡瑞的距離。

使用利爪的尼克胡瑞很難一擊斃命,只能通過強大體術一點一點消磨皮爾斯的體力。

半個小時過去了,當皮爾斯胸膛上的肉被挖開時,尼克胡瑞似乎獲得了戰鬥的勝利。

也正在這個時候,馬爾科闖了進來。

本身這件事也怪尼克胡瑞自己,大海上劫殺還需要什麼掩飾。

直接殺戮掀起層層巨浪,正常人也不會故意來到這裏欣賞戰鬥。

可身為宇宙人,尼克胡瑞並不希望自己光明正大出現,故而她動用了一些模擬環境的機器。

正是因為如此,絲毫不知情的馬爾科來到這裏。

尼克胡瑞知道白鬍子是誰,但他不會去銘記馬爾科這樣一位皇副級別的小輩。

況且馬爾科身上同樣閃爍著純金的光芒。

「馬爾科,我們聯手!」

看到小馬哥,皮爾斯似乎是看到了救星。當然他沒傻到讓馬爾科聯繫白鬍子。

這裏距離白鬍子海賊團的領海起碼還有一天的路程,等白鬍子來到,估計連替他們收屍都來不及。

一腳踩在船頭,尼克胡瑞臉色不屑,「你們就一起來吧!」

就這樣,根本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的馬爾科被迫加入戰場。

雙翅揮舞,化作人獸形態,一點不死青炎融入皮爾斯的身體。

重傷的皮爾斯瞬間吊住傷勢,恢復了戰鬥力。

「是我大意了啊!」

尼克胡瑞本就被太陽晒黑的臉龐看不出表情,只是那一雙小眼珠子變得更加陰狠。

沒想到馬爾科竟然會是一位醫生,竟然是幻獸種果實能力者。

「看來這一次我不僅能夠得到大量純金,就連頂級惡魔果實都能得到。」

話音剛落,一道寒光直接斬在馬爾科的身上。

尼克胡瑞的身影消失,下一刻他一腳踹出,皮爾斯倒飛出去,翻了幾個滾,最後狠狠砸在甲板上。

要是在皮爾斯重傷之前,馬爾科與他聯手,說不定還真能撐數個小時。可現在皮爾斯重傷,馬爾科的不死青炎根本無法完全治癒傷勢。

這兩人目前發揮出來的戰鬥力甚至還沒有全勝時期的皮爾斯強。

一擊創傷皮爾斯,尼克胡瑞打算先解決馬爾科這麼一個弱者。

利爪穿刺人獸形態的身軀,在胸膛上狠狠攪了幾下。

抽出利爪,尼克胡瑞用馬爾科的衣服擦拭掉他的鮮血。

順便還從上衣口袋中翻出那九克純金。

「這是給老爹的!」

強大意志支撐者馬爾科,纏繞武裝色的一爪子狠狠砸在尼克胡瑞身上,但根本沒有效果。

「看來你很勇啊!」

本打算直接離去,可是看到馬爾科的攻擊。尼克胡瑞有些生氣。

拳頭狠狠砸下,下一刻,他的身軀被一桿長槍洞穿。

「終於找到你的破綻了!」

口吐鮮血,皮爾斯卻爆發出自己最強一擊。

尼克胡瑞被刺傷!

「你們惹怒我了!」

宇宙海賊,本質還是海賊。海賊就是一群殘暴的渣滓。本不打算過多停留,可馬爾科和皮爾斯的動作讓尼克胡瑞生氣。

身為一名低等級宇宙人,能夠成為王者,他付出很多。上百年來即便是那些白皮宇宙人也對他極為客氣。

然而在青海,在這個低級世界,他竟然被兩個小傢伙擊傷了!

暴怒的尼克胡瑞收起自己的武器利爪,一手一個將皮爾斯和馬爾科抬起。

「一人一拳,看你們誰先撐不住!」

露出一個殘忍的笑容,落日下只剩下拳頭擊打肉體的聲音。

沒有使用霸氣,單單依靠被科技改造過的肉體,尼克胡瑞打算將這兩個傢伙活活打死。

……

不知過去多久,頭顱扭曲,皮爾斯已經是進氣多,呼氣少。

身為動物系惡魔果實者,馬爾科也撐到了最後。

金黃色的菠蘿秀髮被鮮血侵染,滿嘴的牙齒不剩幾個。

身上的傷勢已經遠遠超出不死鳥的恢復速度。

馬爾科也不行了!

「在你們兩個垃圾身上浪費這麼長時間,我還真是一個失敗者!」

自嘲的說了一句,當然這只是尼克胡瑞的自嘲,只有他自己能夠這樣說自己,別人不行!

「去死吧!」

毫無疑問,馬爾科還活着。該來的人終於來了!

暴怒的白鬍子攜帶雙色霸氣和震震果實能力的一刀直接劈開尼克胡瑞的半截身上。

比斯塔和蒂奇快速將不省人事的馬爾科和皮爾斯抬上小船。

時間回到一天前。

新聞王摩爾岡斯來到莫比迪克號,說是有重要情報要告訴白鬍子。

「……」

奉紅王的命令,摩爾岡斯將馬爾科這段時間的經過和馬爾科即將與宇宙海賊遭遇的事情全部告訴白鬍子。

這也是為什麼戰鬥僅僅過去兩個小時紐蓋特就能趕到的原因,他們可是提前了一天到來。

「你,竟然,如此對待老子的兒子!」

面色陰沉,很久沒有動手殺人的愛德華紐蓋特此刻殺意大發。

「這才是真正的老爹啊!」

蒂奇感慨一聲就被喬茲拉過去。

他們雖然不是醫生,可幫助馬爾科二人簡單止血還是可以的。

「那就是純金嗎?」

看着甲板上散發着耀眼光芒的純金,蒂奇的心中蒙上一股貪婪。

……

王者之間同樣有強有弱,此刻白鬍子心中的殺意不比原著中他在艾斯死後面對赤犬時候少。

實力比起原著不知強出多少,哪怕面對同等級的王者,白鬍子也能一戰而勝!

「白鬍子,這是一個誤會,我並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