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未分類

擂台上剩下的十個尊者中,龍族、雪狸族、血貂族、鯤鵬族、鳳凰族、麒麟族、金雕族、通天猿一族的尊者是至尊境界巔峰的修士。

剩下的兩個只能直接認輸,爭奪第九名和第十名的名次。


那八個至尊境界巔峰的修士,按照抽籤的結果,兩兩對戰。勝出的四個決出前四名,敗了的四個決出第五到第八名。

抽籤之後,雪狸族對麒麟族,龍族對血貂族,通天猿族對鳳凰族,金雕族對鯤鵬族。

這十個尊者再次開戰,場面要比第一輪的比賽激烈不少。

楊恆的眼睛不斷的在擂台上流轉,發現這些尊者使用的居然都是聖器,這讓他大吃一驚。


他現在才發現,這些凶獸種族的實力,遠遠不是人類修士可以比擬的。

整個光明大世界,表明上也才一個至尊境界巔峰的修士,而這個擂台上此時就有八個。

而且他估計不少凶獸種族都有至聖境界修士存在,就像龍族一樣,他肯定不止一個聖人存在。

一個稍微強大一點的凶獸種族完全可以比的上人類修士的一個大世界。

楊恆和擂台上這些尊者的實力相差太大,比賽的情況也看不太清楚。過了快半柱香的時間,五場戰鬥就漸漸落入了尾聲。

進入前四名的是雪狸族、鯤鵬族、通天猿族和血貂族。

緊接著,這四個種族的修士又抽籤,雪狸族對通天猿族,血貂族對金雕族。

又用了大半個時辰的時間恢復之後,擂台上的戰鬥再次開始,血貂族和雪狸族的尊者最後勝出,爭奪第一名和第二名。

「這次萬獸大會的第一名,不是血貂族就是雪狸族了!」龍泗在楊恆旁邊嘆道。

「如果兩個種族都是一場比賽拿下第一,一場比賽拿下第二或者第三。還有一個種族兩場拿下第二名,這種情況怎麼辦?」楊恆問道。

「這種情況理論上是可能發生的,但是還從來沒有發生過。如果真出現這種情況的話,有一場拿下第一名的兩個族,同時讓參賽的兩個修士上台混戰,最終勝利的就是最後的冠軍。」龍泗回道。

楊恆心中一驚:「神人境的上去跟至尊境巔峰的混戰,那不是被秒殺的份?」 白毅這番話讓衆人震驚,那郭超更是一臉陰霾,眼中散出一道寒芒,身後無數修士也開始議論了起來,覺得這白毅也非平庸之輩。

一番話佔據了道理,並且有效的回擊了郭超,不僅當着衆人的面讓其難堪,還拿着郭超的人向郭超賠罪,這等做法實在是高明!但緊隨其後便無一人再敢多說一句!

“嘣!!”

郭超散出一身靈力,這股股靈力沖天而起,築基境三重天巔峯之境猛然爆發,在這空氣之中更是形成了一股無形的威壓,衆弟子連連後退,感到事情不妙。

話又說回來,這白毅這番舉動豈能不激怒郭超,這郭超本就剛強好勝,被白毅如此羞辱頓時發飆,羅江四人見此立馬離開,就連唐偉也退避三尺,心中膽怯,頭皮發麻。

“白辰,你找死!!”

郭超大聲一喝,右拳靈力隨行,一拳轟出變化數十道拳影,這每一拳都蘊含了築基境三重天的一擊,威力不容小視。

白毅斜嘴一笑,腳尖挑起一堆雪花,右手平伸而出,清晰可見,這被挑起的雪花橫散在空中,與白毅的右手相交的剎那竟凝爲一層白色的護盾!

“嘣嘣嘣!”

轟鳴不斷,拳落盾碎!郭超心中詫異不已,他難以想象這白毅居然如此厲害,轉身再次一拳轟擊而出,這一拳他凝聚了磅礴的靈力,身形之外更是出現了一道廓影,看這氣勢定是某種武技了。

而白毅不退反進,立馬運轉周天決,全身上下出現一層隔膜,同樣也是一拳轟擊而出。

“轟!!”

一聲巨響猛然爆發,響徹整個庭院,無數雪花揚天紛飛,氣流之中更是暴亂無比,衆人凝視一看,這郭超與白毅兩人紛紛後退數十步。

“什麼,那小子接下了郭師兄的一拳?”

“你看清楚咯,不是接下而是不分伯仲!”

“郭師兄乃是青衣弟子,具備築基境三重天的修爲,而那小子也就一重天大圓滿!這居然還能打成平手?那弟子到底是何方神聖?”

“我算是明白你爲何敢對我的人動手了!不過正如你說的我是青衣弟子、我是外宗之驕、我是明日之星!而你卻只是一個小小白衣弟子,你說如今我該如何下臺?

你當着衆弟子的面賠禮道歉此事就此結束,這是我最大的底線!”

郭超看着白毅又看了看四周圍觀的弟子,緩緩而道,他的右拳此刻疼痛不已,說出這番話也是不想再鬧下去了,這一拳的較量郭超已然知曉這白毅的修爲絕不亞於自己,如果真的打起來定要兩敗俱傷的。

“賠禮道歉?郭師兄,我何錯之有啊?錯的是你,不分青紅皁白,上來就與我對峙,讓我下不了臺纔對!我可是本着天地良心的將這羅江帶來向你認錯的,沒想到你居然如此待我!讓師弟我好是心酸啊!”

“白辰你莫要放肆,你當真我不敢殺你?”郭超聽到這話,再次怒了。

站在遠遠一旁的唐偉看見白毅竟然如此強勢,頓時也挺起了胸脯,他感覺這白毅不僅修爲高深,就連說話也是厲害的很,比自己可要強多了。

“郭師兄不要生氣嘛!這一切的事情都源自我,我將當日你給我的靈石雙倍退還,你看可行?”唐偉連忙走了上來,想做個和事老。

“哼!”郭超冷哼一聲,再次看向白毅。

唐偉不停的在拽動着白毅的衣衫,暗示白毅不要把事情搞大!白毅看了一眼唐偉,看出了這唐偉心中膽怯,不敢出頭,隨即搖了搖頭,一臉的無奈。

“既然如此那唐師兄你就把靈石還給他吧!你拿了多少就退多少,哪來雙倍之說?”

“恩?就這樣了?”郭超聽到這話,高眉一挑,依舊是一臉陰霾。

“那郭師兄你還想怎樣?”

“唐偉的事情可以這麼處理,但是你的事情還沒有處理結束呢!我等你的道歉!”

“你···”

“既然郭師兄這麼愛面子,那我白辰就給郭師兄這個臺階下!”郭超這麼說白毅又不樂意了,深深的看了一眼郭超,數息之後猛然笑道。

“各位師兄弟你們在場作證,剛剛是我白辰年輕不懂事,冒犯了郭師兄的清淨,我也不知曉這羅江就是郭師兄的朋友,我實在該死啊!還好我們的郭師兄大人不記小人過,不與我計較,我才僥倖逃過一劫啊!

這郭師兄真不愧是我外宗的青衣弟子、宗門之驕、明日之星啊!無論是品行還是修爲都是最棒的!”

白毅這番話說的依舊是如此灑脫,看不出有一絲做作的痕跡,四周圍觀的修士再次一臉茫然,已經看不清這白毅與郭超到底怎麼了,剛剛還對峙了起來,轉眼便就和好了,莫非真的是如這白毅所說的這般?

“行了,唐師兄我們走!”白毅看了一眼郭超,轉身離開。

“去哪?”

“去試煉之地!”

“啊?去那兒幹什麼?”

“試煉!我要成爲這記憶之碑的第十名!!第八名和第九名我都不要,就要這第十名!”

“什麼?”

白毅輕聲說道,特意將這話說的極爲響亮,生怕衆弟子都聽不見一樣,衆弟子再次醒悟,這記憶之碑的第十名就是郭超啊!要是你白毅成爲了第十名,那就會把這郭超再次擠出十名之中,這無疑是生生的打臉啊!更狂妄的是第八名和第九名都不要,就要這第十名!

這句話衆人一聽,頓時來了興趣,這白辰的名號從未聽過,今日一見,以築基境一重天大圓滿的修爲能力敵三重天的巔峯之境,還要如此揚言去試煉,此人無論成與敗都將成爲外宗議論的熱點了。

白毅與唐偉還真的前往試煉之地了,四周的修士面面相覷,再看項郭超才紛紛跟隨而行,一個個都興致勃勃了起來,沒想到今日還能有這等好戲觀看。

“此人太過狂妄!說到底你也就不過一重天的修爲,能有多大的本事?我倒要看看你能記得多少草木的特徵與用藥範圍!”

郭超猶豫了一下也跟了上去,也前往了試煉之地。

到了試煉之地,四周早已聚集滿了弟子,白毅站在原地神情自若,他在等郭超的到來,這敢斷定這郭超定然會過來。

“發生了什麼事情?”

“你居然還不知道?有一個白毅弟子與郭師兄對峙了起來,現在更是揚言要成爲這記憶之碑的第十名! 諸天全球在線 這等熱鬧豈能錯過啊!”

“居然還要這等事情,我也要去看一看!”

“···”

白毅看見四周聚集的弟子越來越多,頗爲滿意的點了點頭,你郭超不是喜歡要面子麼,我就索性讓你顏面無存,自己一直韜光養晦,爲的也是今日,這利劍已然出鞘,若僅僅是散出一些寒芒那豈能收手?

“看,郭師兄來了!”

“讓開,讓開!”

“白辰你揚言要成爲這第十名的勇氣卻是可嘉!我只想知道你排在這碑上多少名?”郭超看了看四周,有看向石碑。

“六百二十六位!”

“六百二十六位?你居然也敢揚言成爲第十名?你可知道我經歷了多少風雨,多少辛酸,更是累積了多少草木才成爲這第十名?

你要是成爲不了這第十名,我要你當衆跪下,給我磕十個響頭!你敢麼?”郭超大聲笑道,四周的修士一個個也是面含微笑,議論了起來。

“我有何不敢!那我若成爲這第十名,你敢見我一次就喊聲爸爸麼?”

白毅也是膽大妄爲,這番話頓時讓無數弟子倒吸一口冷氣,就光光是這句話就已經讓這郭超難堪了,今日這白毅與郭超的樑子算是結下了。

“你···好!只要你敢跪,我就敢喊!”

“哈哈,這可是你說的!衆弟子都可作證!”白毅點了點頭,頗爲滿意,隨即大步一邁,走向試煉之地!

上次那六百二十六位的排名白毅還並未使用全力,只是爲了熟悉一下這記憶之碑的流程罷了,而此刻卻不同,這不出手就罷了,這一出手就要驚豔四方!白毅早已記下郭超的答題數據,只要自己超過他一題便可。

“十題已過!”

“百題已過!”

“千題已過!”

“萬題已過···”

白毅筆走龍蛇,靈力泗溢,不斷的在刷題,基本這題目剛剛顯現,白毅已經開始回答了起來,這麼長時間的積累,白毅的草木已經達到了一種深不可測的地步,這第十名對他而言簡直是囊中取物!

白毅眼中泛起數道血絲,額頭之上也是冒出了不少汗水,清晰可見白毅的名次快速的在上升,已從六百二十六位上升到了一百二十七位!

衆修士傻眼,已然說不出一句話,那郭超也不知怎的,此刻心臟加速,整個人感覺都不好了,一臉的茫然與震驚。

然而這名次還未停止,一直在跳動,直至第十名,才停止了下來!整個記憶之碑旁聚集的修士鴉雀無聲,皆是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樣。

“這怎麼可能?”

“扮豬吃老虎了?”

“真的第十名了!第十名!!”

“此人今日一戰,定會紅遍整個外宗!”

“哈哈,白師弟居然這麼厲害!我就知道他不凡!我就知道他定有把握!”唐偉大聲笑道。

“這這這···假的!定是假的!!我郭超艱辛研究草木長達數年之久,這第十名豈能拱手讓人?”

“我兒郭超在哪裏?”白毅伸了伸懶腰,從試煉之地走了出來大聲喊道。 「這個情況很複雜。按道理來講,到了這一步的話,實力相差不會很大。主要的還是看至尊境界的修士,只要他挫敗對手之後,要對付一個神人境的修士自然不再話下。」龍泗回道。

「這樣的話,即使我拿下第一也沒什麼希望獲得整個萬獸大會的第一名了啊!」楊恆小聲嘀咕了一句。

「差不多吧!儘力就行!」龍泗嘆道。

楊恆轉頭朝著擂台上血貂族和雪狸族的兩個尊者看去,只看到兩道虛幻的白影不停晃動,更是看不真切。

為了防止擂台之外的修士用神識攻擊擂台上的修士,所以在擂台周圍有隔絕神識的陣法,根本就不能用神識去查探。

不過楊恆也不在意了,不管血貂族和雪狸族哪個拿下第一,通天猿族要拿下第一反正沒什麼希望了。

沒過多久,擂台上的決鬥就徹底結束,最終的排名也確定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