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楊嘉根本不給它思考的時間。

【踏空】

扔掉已經粉碎的盾牌,踏在天頂上用力一蹬,楊嘉宛如一發火箭般凌空俯衝而來。

手臂一揮,左右兩邊頓時鋪滿了各種武器。

一邊向下俯衝,楊嘉一邊運起手腳,快速擊打這些武器的柄部。

大量的武器如同豪雨般墜落。

打的劣化地龍幾乎抬不起頭來。

就是現在!

連劣化地龍為了防禦低下頭,甚至還閉上了眼睛防止眼球受傷。

楊嘉知道,這就是最後的機會。

拔出峨眉刺,運起全部魔素。

楊嘉身上爆發出驚人的熱量。

【太虛龍息】

一擊,從劣化地龍另一隻鼻孔中扎入,還不等它慘叫,楊嘉將手掌按住了峨眉刺的末端。

哐的一聲。

一道紫色的雷霆從劣化地龍鼻子上拔地而起。

分支錯雜的雷枝一路爬到了一層的穹頂之上,彷彿一顆盛開的紫色大樹。

狂暴的雷擊以兩把峨眉刺為導體,直接沿著血肉竄入了劣化地龍的腦腔。

那劣化地龍劇烈掙扎了幾下,眼耳口鼻頓時噴出大量燒焦的黑煙。

深不見底的HP條瞬間被清空。

就聽轟隆一聲。

方才不可一世的巨獸轟然倒地。

它的眼中,還充斥著臨死前最後一秒,那不可置信的驚恐。

【通告,獲得405經驗。】

真理的提示音響起,代表了戰鬥的結束。

一旁的仇標姿已然瞠目結舌。

這怎麼可能?!

這小子居然真的贏了?!

那隻劣化巨龍可是二層出了名的難纏魔物。

防高血厚,攻擊力又異常驚人,是貨真價實的超規格怪物。

即便是被譽為法瑞斯之光的天才,那個鼎鼎大名的韋軍滋,也必須要帶上至少五十名冒險者配合,才能勉強殺死一頭劣化地龍。

如今居然被一個八九歲的男童…單殺了?!

而且還是越級單殺!

不,這是越Rank單殺。

看似差兩級,其實楊嘉和劣化地龍之間,差了一個Rank。

Rank本身也會像升級一樣提升屬性,而且提升量遠遠比單純的升級要高出數倍。

哪怕只差一級,只要相差一Rank,戰鬥力都是天差地別。

歷史上,能夠完成跨Rank獲勝的人寥寥可數,每一個都是人中龍鳳。

這一秒,仇標姿懷疑,我…究竟在目睹一個怎樣的存在誕生?

小小的少年站在龍首之上,染血的五官沒有一絲情感,宛如神話中屠龍的英雄一般不可撼動。

【通告,經驗已滿足需求,等級已提升,當前等級:Rank0-lv30】

「這就是你侮辱我奶媽的下場。」

拔出峨眉刺,甩掉上面的血液。

楊嘉的表情冷漠,肅殺。

…………………… 過來,不管是哪個時代都是看臉的時代。

如果她一直在,是不是就沒有人會注意到她?

賈燕不甘的想著。

浮光並沒有注意她,她自己坐在一個石凳上折騰鹽石的提純。

鹽石的提純其實比較簡單,這鹽石比較大,先碾碎,然後加水溶解,過濾,再蒸發,留下來的結晶就是簡單的提純。

這些獸人平時舔一舔這些鹽石就能補充一定的鹽分,身體也沒什麼太大的狀況,由此看來他們身體的強悍,所以這樣簡單提純的鹽他們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至於賈燕能不能承受,那就不在她的考慮範圍內了。

浮光先是讓一些獸人去把她昨天打的獵物處理一下,她的空間是可以設置時間流速的,所以並不影響新鮮程度。

之後她又帶著幾個雌性去處理粗鹽的事情。

支線任務收拾這個賈燕暫時還不在她的考慮範圍,後來遇到流浪蛇族就是最好的契機。

這支線任務還有就是好好在獸世活下去,要想活得好,那必須得改變環境。

浮光要是沒有看見虎族的情況她當然可以撒手不管,但既然看見了,她也不想看著這群大貓可憐兮兮的。

萬千生靈以後都是她的子民啊。

石板很快找回來,浮光這邊也讓雌性開始把鹽弄好,差不多就是燒水這個步驟了。

「要保持火不能斷。」浮光對燒火的雌性說。

燒火的雌性揚起笑臉,說道:「大人就放心吧,這事情交給我一定沒問題的。」

石板被浮光用水三番四次的清洗。

饒是已經知道浮光有用不完的水,這群大貓還是忍不住心疼。

有些天真的大貓還會伸手去接那些水,可是他們又怎麼接得住?那水就從指縫溜走了。

浮光說道:「這些水不能喝,滋潤大地也不算浪費。」

虎族把浮光奉為獸神,她說的話,那就是金口玉。

浮光削了兩根筷子,然後把刮下來的油用小刀切好,然後放在石板上。

石板被燒得滾燙,這油落在上面立即發出「滋啦滋啦」的聲音。

不多時就有油脂冒出來,那香味簡直是無孔不入。

一群大貓哈喇子都快流出來了,那眼睛死死的盯著石板,可是沒有浮光的話,他們不敢衝上去吃。

這石板很大,幾乎有兩個浮光那麼大,所以所有的油脂放在上面都不會流走。

下面燒火的都是兩三個獸人。

等油脂煸好之後,浮光就把洗好的內臟放到一塊翻炒,而提前讓人切好的肉片這是放在另外一處。

她對虎沙說:「你們看好,我只演示一遍。」

「這肉片你們切的也不算太薄,所以可以等它在上面多燙一會兒。如果不喜歡調料可以不放,喜歡調料的看著我放的量。」

浮光對這些事情幾乎是事無巨細的和這群大貓說。

虎沙胸口拍的邦邦響,他說:「這事情簡單,浮光看我的!」

他來的乾脆,直接去將乾柴上撇了兩根比較細的枯枝下來,都不帶削一下,直接當成筷子。

肉片放在滾燙的石板山,立即發出「滋啦滋啦」的聲音,那聲音,那香味,實在是太誘人了。

賈燕好歹是個現代人,就算沒有很強的動手能力,這鐵板燒還是能做好的。

不過浮光可沒打算給她用調料。

賈燕正要伸手去抓浮光手邊的調料,浮光卻按住了她的調料,說道:「不好意思,這調料只有我一個人的份。」

說完她看向其他幾個在吃的大貓,說道:「你們吃完就換其他人過來吃,輪著來。」

大貓更加喜歡原汁原味,所以也不強求浮光的調料,當然,他們也不敢去拿浮光的調料。

賈燕委屈巴巴的說:「浮光,好歹我們也是同學,一點調料你不會這麼小氣吧?」

浮光微微一笑,她說道:「你該知道這點調料有多珍貴,用完就沒了。」

賈燕有些猶豫的說:「可,可這些東西是死物,我們在獸世要互相扶持的。」

「多謝,不用了,我怕你不是想扶持我,而是想為我兩肋插刀,插/我兩刀。」

賈燕:「……」

「浮光,你怎麼能這麼說我呢?我對你一直都不差。」

浮光冷笑一聲,看了一眼她筷子上的肉片,說道:「你那肉片再不吃就糊了,浪費食物是被獸神大人懲罰的。比如——」

「兩天不許吃東西。」

眾位聽到這話的獸人立即看向賈燕,催促道:「燕兒,你吃吧,這味道很好的,我可喜歡了。」

賈燕沒辦法,她只能閉著眼睛把烤肉喂到嘴裡,本以為會很難吃,但是她沒想到居然還不錯,味道很是鮮美。

大概這是獸世特有的美味吧。

可是她還是想吃孜然,還是想念辣椒。

浮光吃的很爽,她還把內臟收拾了一下,也一併給吃了。

她不講究什麼內臟不能吃的話,只要是能填飽肚子的,什麼都行。

獸人吃飽了就換下一批,不過是三批人就解決了所有獸人的溫飽問題。

浮光說道:「還有剩下的嗎?」

虎沙立即報告:「還有一些,但是不多。」

浮光點點頭,「剩下的我教你們怎麼保存。」

這裡的空氣是比較乾燥的,但是要說多熱,也只是地表很熱,地窖里就沒那麼的炎熱。

虎沙問道:「是用那個冰塊保存嗎?」

浮光搖搖頭。

她去守著粗鹽提純的那幾個雌性身後,問道:「怎麼樣了?」

「浮光,已經好了一批了。」

浮光聞言,很是欣慰。

她看向旁邊石桌上的竹筒,伸手拿過來,看了一眼,這成果她還是有點滿意的。

用來腌制肉類是可以的。

「帶上剩下的跟我來。」

浮光把半竹筒的鹽帶上,身後跟著幾個獸人,有雌性也有雄性。

或許是因為西方實在是條件艱苦,所以這裡的雌性都沒有那麼嬌貴,她們做的事情雖然不比雄性獸人那麼重,但是多少也做一點。

浮光帶著人來到地窖外面,她尋了一個略微光滑的石頭上坐下,然後說道:「把肉割成這麼長,怎麼寬,這麼厚的肉條,沒問題吧?」

虎沙立即說:「沒問題!」

他彈出自己的利爪,幾個雄性也跟著這麼做。很快剩下的半頭牛就被處理好了。

浮光對雌性微微一笑,說道:「你們跟著我做。」

。 餐廳中,靠近窗戶旁邊,坐着赤發紅臉的一位中年男子。

他的臉本不該是紅色,那是被活生生給氣的通紅似火,就連一雙銅鈴般的眼睛都在噴火。

整個人,如同火山一樣,隨時可能爆發,令人膽戰心驚,就連帶着雷凌的漂亮女管家,都不由低頭瑟瑟發抖。

這個人,他不是別人,他正是裁決神判『烈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