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池魚用認真且嚴肅的眼神、與他對視着,用最堅定的聲音、對着他說道:「會!我顧池魚會救我兄弟!救我戰友!哪怕是兄弟犧牲了,我也會親自將他的屍體,帶回家!」

不是派人去救,而是她本人、顧池魚,會親自去救!

「……」

「呸呸呸!!誰會犧牲了!哈哈哈…老子對全天下的富人,還沒仇富夠呢,不可能那麼容易……」

「住口!」

池魚大聲呵斥住他,不讓他將最後兩個字說出口。

這bug太大了,是個地球人都知道,只要有人立這個flag,最後都會很慘!

賀景源茫然的看向池魚。

池魚:「這種話還是別說的好,就像有魔力一樣,你看前人,哪個不是說完這種類似的話,最後都……」

賀景源還真認真想了下,然後又立馬「呸呸呸」了幾口。

而他這態度,明顯是同意了去南國當細作。

至於其他人?

池魚和賀景源一起看向他們,而賀景源直接問他們:「怎麼樣?兄弟們,要不要跟我一起,來把最刺激的任務?」

其他六人,其實剛剛早就在暗地裏,互相用眼神交流了一下。

而後,六人之中的一人,替其他五人說出了口:「大將軍,我們六人的覺悟,比不上老大,但我們也不怕死。

可我們每個人心中,都有一件牽掛的事,讓我們很惜命!就是如果我們出了意外,大將軍真的會照顧我們的家人嗎?

給我妹妹找個最好的夫婿?給張成的老母親養老送終?替六子的弟弟交所有的讀書束脩費?給譚文的媳婦,一輩子體體面面的生活?給大黑的傻哥哥繼續治病?」

「會!」這次池魚同樣說得很堅定?

她說過,去做卧底,可能就是十死無生的事情,現實不是電視劇,不是所有人都有主角光環。

所以她連告訴賀景源的話里,都有補一句,『如果死了,會把屍體帶回家。』

而她也說不出,『不會,你們跟安全,不會有事』等等,這些一看就是忽悠人的話。

還不如真誠,告訴他們非常危險、可能會死,所以他們必須日日警惕,過得每一秒,每一日都是膽戰心驚的。

當然,害怕了也沒關係,她會換人,但未來他的前途,就到此為止了,她以後都不會再用對方了。

而這六人猶如交代後事一般,將他們心中最在乎的人,交託給了池魚,顯然是同樣做好了、與賀景源一樣的決定。

「好!我們去!」六人異口同聲的回答池魚。

霎時間,池魚一手抬起,手指握成拳頭,舉到自己胸口處。

她做出了自己的態度:「我顧池魚發誓,將兄弟們的牽掛,當成我的牽掛,說到做到!如違此話,死無葬身之地、死後也受萬鬼折磨!」

………

「朗格兒里格朗…吾本應該仗劍天涯啊…瀟灑放縱的騎馬啊…現如今,被綁起來把家回…再把家產啊…繼承啊啊啊……」

一輛樸素的馬車,行駛在南國通往首都京城的路上,還只聽見馬車內的人,不停的唱着詞語怪異的戲曲。

而馬車兩邊,還有一邊兩人的騎着馬,看樣子似乎是保護、或者說是要將馬車裏的人,給牢牢看住了。

直到經過一茶攤。

馬車停了下來,而馬車內唱戲曲的人,終於不唱了,但他改換大聲嚷嚷了:「哎哎哎,我不下去!放開!要本少爺下去也行,給我鬆開,不然本少爺得多丟人!」

「少爺,解開繩子是不可能的。是您自己說的不下去哈,那小的下去了,你繼續在馬車待着吧,小的等會兒給您送水。」

茶攤里,好奇的看向馬車的人不少。

所以他們聽見馬車內的動靜后,紛紛立馬發散著思維,個個臉上都帶着八卦的神情。

隨後,從馬車裏鑽出一年輕人。

年輕人的穿着,跟外邊的其他幾個人的穿着是一模一樣,一看就是剛剛在馬車內說話的另一個人,不是那個大聲嚷嚷的少爺。

幾個年輕人喊了茶水,剛坐下歇息。

沒想到馬車那邊出了動靜,從馬車的窗戶口鑽出來一個頭。

一時間,所有人都看清楚了馬車內人的樣貌。年紀大概二十五六,頭髮挺短的紮成了一束,桀驁不馴又帶着放蕩不羈的氣質。

『不是個好男兒!可能還是家裏的那種、隨時想掐死他的逆子!』

這是茶攤里的人,初次見他的印象。

而他沖着茶攤歇息的一眾護衛,大聲嚷嚷道:「喂!老子要下去!」

。容玥知道大師兄來找他的時候,本來以為有什麼重要的事可看到韓凌天人中附近的那兩撇搞笑的小鬍子的時候,容玥也忍不住笑了。

韓凌天就算再怎麼辦也意識到事情不對而且這個不對出在他身上,不過韓凌天並沒有把這個不對跟之前姜晨所說的長鬍子一事聯繫到一起,還以為是他衣冠亂了好奇的問了一下容玥。

……

《我的師尊超級無敵》第五百四十五章鬍子。 今天事情實在是多,更新大概也是晚上很晚了。

乾脆和大家說一下,12點左右更新吧。

剛上架那會兒成績挺好,節節攀升的,編輯大大也說不錯,讓我多更新。

只是,最近大家好像有開始養書了?

嗚嗚嗚……難受。

我這玻璃心,又要開始沒信心了。

然後就懷疑自己,是不是哪裡寫的不好,大綱、節奏出問題了嗎?

反覆修改、加快節奏……

也不知道會不會寫出問題。

希望大家能不養的盡量不養,要是養書的,就開一個自動訂閱吧!

人就是這樣,只要每天看著成績上升,就會很有動力。

要是哪天突然下降了,特別是前幾天,新增訂閱突然減半……就很頹喪,懷疑自己寫的對不對,害怕寫崩了,不知道接下來怎麼寫了。

如何啊兄弟們!

拜託拜託! 魏元突然一聲慘叫,雙手捂著自己鮮血直流的腹部,怒不可遏的盯着林天成。

「你這奸詐小人,我要殺了你!」

魏元沒有料到林天成會對自己下手。

當他看到憑空出現的一把金色大闊劍,心頭猛然一沉。

身子向著左側一斜,這才勉強躲過了太阿劍的致命一擊。

但,太阿劍飛來的速度太快,雖然沒有擊中他的心臟,卻在洞穿了他的腹部。

魏元因為腹部的劇痛直接昏厥了過去,腹部鮮血直流。

「師弟!」

「二師兄!」

談妙音和魏延的目光落到魏元身上的瞬間,林天成身子猛然一挺,直接扎入了茂密的蘆葦叢中。

魏延看到師弟深受重傷氣急敗壞:「師妹,你且在這裏照顧好師弟,我去殺了林天成那個奸賊。」

「不,大師兄不要去。」談妙音知道林天成這是想逐個擊破,她很為大師兄安危擔憂。

可魏延看到林天成竟然重傷了自己的師弟,哪裏還能忍住這口惡氣,拔劍就向著林天成遁逃的方向追趕而去。

林天成在蘆葦叢中穿行了一刻鐘。

忽然,聽到前方的蘆葦叢傳來了一陣悉悉簌簌的聲音,這不禁讓他的後背冒出了一陣冷汗。

「那傢伙的速度怎麼可能這麼快!」

鑽入蘆葦叢的那一刻,林天成便一直在運轉《流星篇》法訣,不敢有絲毫懈怠。

「是我,大哥,是我!」

鳳冠雙頭蛇突然挺直了身子,在蘆葦叢中冒出了它的火紅風色的腦袋。

「是你?你怎麼會在這裏?」林天成通過翻譯精靈聽到了鳳冠雙頭蛇的呼喚。

真沒有想到鳳冠雙頭蛇竟然會在這裏出現,林天成又驚又喜。

「先不說這些,我先幫你提升實力。」

林天成從農場主應用中摘下的那顆早已成熟的烏蛇蘭果,直接丟給了鳳冠雙頭蛇。

看到紫的發黑的烏蛇蘭果,鳳冠雙頭蛇神色異常激動,一蹦就是兩米多高,一口將烏蛇蘭果吞下。

鳳冠雙頭蛇甚至比林天成還先一步達到築基期巔峰境界。

但苦於動物的修鍊比人類困難,同時也沒有大機緣。

如果讓鳳冠雙頭蛇服下烏蛇蘭果,它必定能夠突破到拓脈期初期境界。

「多謝大哥的烏蛇蘭果,小弟以後一定為大哥鞍前馬後,上刀山,下火海……」

鳳冠雙頭蛇服下烏蛇蘭果之後便開始運轉體內真氣吸收烏蛇蘭果靈力,開始晉級。

「這是我答應給你的烏蛇蘭果!上刀山,下火海就不必了!幫我對付個人就行。」

因為鳳冠雙頭蛇的晉級,一股強悍且無比精純的力道自蘆葦叢中激蕩開來。

魏延很快便發覺了,順着這股力量的來源摸索而來。

「站住,看你往哪裏逃。」魏延發現林天成之後厲聲喝道。

林天成轉身,毫無畏懼的看着魏延:「你不是很想要得到打開結界的鑰匙嗎?我就站在這裏,有種你就過來拿!」

林天成的話語非常的平淡,感受不到一絲畏懼,甚至可以說是自信。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我要讓你為自己的狂妄付出代價!」

魏延拔地而起,腳踩幾片草葉,飛身來到林天成的面前。

林天成再次拔出太阿劍迎擊而上!

當兩把長劍撞擊在一起的瞬間,林天成竟然整個身子彈飛出了5米開外。

「呵呵!就憑你也想和我斗,去死吧!」

魏延腳底蓄力,想要再次逼近,卻一腳踩空,跌了個狗吭泥。

「什麼東西?」

魏延往腳下一看,卻發現地面之上多了個洞,並沒有什麼東西。

當他穩了穩身子,又一腳踩空,整個身子踉蹌了幾下,再次摔倒在草地上。

而且,他的身子也在急速下沉。

一股冰涼的感覺之腳底升騰而起,濕漉漉的讓魏延感到發毛。

鳳冠雙頭蛇身軀龐大,力量也不是同等級修真者能夠媲美的。

它死死纏繞住魏延的身子將其往地下拖,並且將毒液射入了魏延的體內。

魏延忍着劇痛,拚命掙扎着想要將身子爬出洞穴。

林天成抓住時機,一腳跺在了他的天靈蓋之上。

「大哥,不必動手!他已身中劇毒,這洞穴是我的地盤,他鬥不過我。」鳳冠雙頭蛇極為驕傲的說道。

魏延困入淤泥內,像是被束縛住了手腳,空有一身本事卻使不出。

很快,他的半個身子便陷入到了淤泥內。

「這條蛇?你小子是故意的!」

魏延終於明白林天成為何會如此有恃無恐,原來這一片密實的水草地之下竟然有一條毒蛇。

只是他不明白毒蛇為什麼會幫助林天成對付自己。

林天成上前一步,一腳踢飛了魏延手中的長劍!

魏延的身子還在不斷的下沉,再有片刻的功夫,便有可能被淤泥徹底掩蓋。

「快救我!」魏延拚命掙扎着想要抱住林天成的大腿。

他意識到能救自己的只有林天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