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江湖中人實力並不算強,自己帶著玩家們走,應該可以。

以超然的姿態,先嚇住這些所謂的武林豪傑。

就在蘇衍這般想的時候,一聲爆喝驟然響起:

「你們這是在幹什麼!」

這聲音在八荒回蕩,宛若晨鐘暮鼓。又像是驚雷,在眾人耳畔炸響。

許多豪傑一下子腦袋一懵,身軀搖晃,站都站不穩。

內力低的,甚至氣血翻湧,七竅流出血來。

威力如此大,自然……這聲音也讓豪傑們驚醒,回過神。

我們幹了什麼?

自相殘殺。

死了許多人……

眾人面面相覷,良久……又望向聲音傳過來的地方。

只見一道人影,緩緩走出……

群豪一驚,許多人更是恭敬道:「左盟主!」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后媽覺醒后[七零]最新章節、后媽覺醒后[七零]舒書書、后媽覺醒后[七零]全文閱讀、后媽覺醒后[七零]txt下載、后媽覺醒后[七零]免費閱讀、后媽覺醒后[七零]舒書書

舒書書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戀愛腦女配覺醒后[鑒古]、在年代文里暴富、佛系嬌氣包[穿書]、金甌鎖嬌、后媽覺醒后[七零]、

。 方成毅心下一驚,北青還真不好糊弄,說實話還是不說,他有些舉棋不定。

「方老闆,慢慢想,我有的是時間。」北青淡漠的看了方成毅一眼。

哼,想糊弄他,方成毅是不是太不把當一回事了。

就他,還在乎臉面,他不是早就沒臉了,看來這次他所說的合作,只怕又是小人行徑的事吧。

這段時間他倒是聽說了一些事,估摸着他應該就是為了此事而來。

就他那摳門又吝嗇的樣子,他肯定琢磨著不著調的事。

方成毅眉頭微蹙,心裏對北青惱怒極了,有錢掙就是了,管那麼多做什麼,他北青不是一向不擇手段行事的,今個怎麼還擺起譜來了,這是看不上他方成毅不是。

是,在平陽縣他方家是比不上陳家和向家以及張家,但好歹也是平陽縣有頭有臉的,北青真是欺人太甚。

北青藉著喝茶的時候,略低着眼帘看着方成毅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嘴角勾起譏諷的笑。

他北青在平陽縣是地頭蛇,做事一向不擇手段,但他手底下的人都是有底線的,老弱婦孺,殘缺之人絕不欺負,不然他的名聲怎麼可能不臭,平陽縣的人提起他北青或者是他手底下的人,哪一個是有怨言的,他雖是個大老粗,但不是不識好歹的人。

他方成毅想讓他辦事,那就得交出誠心,不然就不要來找他。

平陽縣的『地痞流氓』又不是只有他手裏有,還有幾個幫派呢,只是他們做事無底線,名聲依然也是臭的。

方成毅大可以去找他們,他為什麼不去,還不是心裏清楚那些人都是貪得無厭的人,討好的價碼隨時會毀約,隨時會加碼。

他有的是時間,一點不着急,反而過來,方成毅才是那個該擔心的。

方成毅腦袋瓜子轉的飛快,很想一走了之,找尚志或者是迪豐去,但想到這兩個人的作風,他又在心裏狠狠地將他們否定了。

與這兩個人合作,他要花費的銀子就不是一兩百的事,而是五六百的事,那兩個最喜歡做得寸進尺的事,根本滿足不了他們的胃口,可以說是與虎謀皮。

想來想去,唯有與北青合作,他才能將自己的損失降到最低,能用少量的銀子解決事情,為什麼要多花錢,他方家的錢又不是大風刮來的,有錢也不是這麼花的,比不得其他家,他的為每一次開銷負責。

「北老爺,不知你最近有沒有嘗過市場口一家攤位的小食?」方成毅衡量一番后,還是決定如實以告,以北青的為人,北青是不會將自己與他的談話宣之於眾的,在這點上,他還是非常信任他的。

北老爺吩咐下去的事,就沒有辦不成的,也沒有發生過泄露合作方想法的事。

「你說的這個我倒是知道,我娘和我家夫人特別喜歡吃,這不每天都讓小廝去排隊買,之前還沒有限制,如今每人只能購買兩籠,說好像是為了公平,得讓其他沒有嘗過的人嘗嘗。」北青心下一片瞭然,還真被他給猜中了,面上笑着講述著家裏人對那攤位小食的推崇。

他娘和夫人的嘴有多挑,他這個做兒子和做丈夫的最清楚不過了,家裏的廚師都不知道換了多少個了,能夠堅持半年的到現在沒有一個,能讓她們兩個極力推崇,讚不絕口的他也只遇上過三次,前兩次一次是去京城的時候,嘗了京城盛名的芙蓉閣裏面的點心,小巧又精緻,口味也非常的獨特,保存不易,她們離開京城后,遺憾了好一段時日呢。

第二次是在杭洲的時候,那裏的一道溪湖醋魚讓她們對之念念不忘,後來更是重金挖來了廚師給她們做這道菜,但那味道和她們之前嘗過的還是有一些區別,為了這一道菜,她們整整折騰了半年,最後還是失望結束。

這是第三次,到現在為止,她們還沒有表現出煩膩,每天婆媳兩人還熱烈的討論著,還想着讓人進府,後來他勸了幾句,他們才打消了念頭,不然以她們兩個能折騰勁,肯定會非常熱鬧的。

方成毅還真打着想要坑人的打算,他真以為那個小姑娘是那麼好打發的,她有膽子做買賣,她會不知道自己將會遭遇什麼樣的事?

只怕那位姑娘年紀雖小,心裏卻是門清,想打她的主意,方成毅很可能落不得一個好字。

「我也是愛才心起,看她年紀輕輕的出來養家着實不易,想着替她分擔分擔。」方成毅笑着暗示著北青,他的分擔可不是真的分擔,而是讓他手底下的人去嚇唬嚇唬人,讓她知道知道做買賣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像她這樣沒背景的農家女,識相的就該乖乖的交出方子,給能保住他的人。

北青臉上的笑容越發的諷刺,想要別人的方子,讓他去做壞人,別人記恨的會是誰?

這主意打得真好,不付出一分一毫,還想白得方子。

小姑娘的東西有多受歡迎,不必大家說都知道,小姑娘賣二十文一籠,真心不貴,但要是到了方成毅手裏,就不是二十文了,有錢人多的是,他會擔心沒生意嗎?

這種事根本不會發生,一經過他酒樓這麼一宣傳,生意絕對更上一層樓。

「分擔,只怕不是分擔吧,是不勞而獲才是。」北青一點面子都不留的點了出來。

方成毅被戳穿了心思,臉色由紅轉黑,但又不敢對北青發火,緊咬着牙齒,目露凶光,惡狠狠的盯着北青,「北老爺什麼意思,你可不要胡說八道。」

心思被戳穿了,但他打死都不會承認的。

「是嗎?那方老闆打算出多少錢脈小姑娘的方子?」北青故作沒有看到他的眼神,換一種方式問道。

「五……五十兩。」五十兩,說出這幾個字,方成毅的心在滴血,他根本沒想多出錢,但又不想被北青覺得自己猜的很准。

「呵呵,既然方老闆都打算好了,還來找我做什麼?」五十兩,他還真說的出口,人家小姑娘一個月掙得都比他這個價格多。

這不就是典型的空手套白狼,他當自己是最聰明的一個不成。

「北老爺難道就不心動?」北老夫人和北夫人挑嘴一事在縣城並非什麼秘密,是各家都知道的,這也是他找上北青的真正原因之一。

「不動心。」有些東西可以侵佔,有些人卻不能動,他看得比任何人都清楚。

再說了,整個平陽縣動心的難道只有他方成毅一個嗎?

不,只要是做酒樓生意的,沒有一個是不動心的,他方成毅想要做宵小,其他人可就不同了。

同樣是要賣,她難道不能選擇一個出價高的,能力強的,亦或者在這裏不是誰都敢輕易招惹的酒樓來賣。

「……」方成毅準備好的話猛地胎死腹中,怎麼跟他設想的差那麼多,北老夫人和北夫人願意放過?

不能吧,他怎麼可能判斷錯誤呢,還是說,北青根本沒跟自己說實話,亦或者他已經先下手為強了,要真如此,他這上門來,不就是主動自取其辱的。

「方老闆這事我就不參與了,你們各憑本事吧。」北青眼光獨到,那個小姑娘他雖只見過一面,卻也足夠了,那些人想要從她手裏佔便宜,不容易啊。

他樂的看戲,最近平陽縣的熱鬧不多,就當是有人給他小了點樂子,讓他消遣消遣也不錯。

你們各憑本事這幾個字一出,方成毅明白了,看來不是只有他一個,其他人也找過北青了,難怪他……

看來跟他想法一致的還不少嘛,就不知道是哪幾家。

其他家他不用擔心,要是碰上如意酒樓,他就不得不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應對,如意酒樓背後的傳聞是大明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攝政王,就算是當今見了他,也要禮讓三分,他要拿什麼跟人家比。

「今日北老爺就當我沒來過。」方成毅明白,今日他白走了一遭,還被北青將自己的心思看得透透的,以後……

哎…

這事他的回去好好琢磨琢磨,究竟要用怎樣一勞永逸的方式將方子弄到手。

「不送。」

方成毅氣呼呼的一回到方家就進了書房,在書房裏狠狠地發泄了一番,本以為十拿九穩的事,卻變得棘手起來,這讓他一時根本沒有其他的方法可以去應對。

找那小丫頭的人多了,她一定會坐地起價,錯過這個村就沒了這個店,換作是他,他一定會這麼做,這麼多的錢一次性拿到,吃穿一輩子都不用愁了,還能找一個踏實的人過下半輩子,想想都會笑醒吧。

另一邊的白以柳根本不知道這些人分內心波動,即便是知道了,她也不會放在心上,在她決定走上這條路的時候,她早就將一切的可能想了一遍。

她一個無母又被父親捨棄的十歲孩子,做生意肯定會被人『欺負』,那些人一定會認為她一個農家女有什麼能力保住她手裏的東西,隨便使點錢就有跑腿的人替他們將事情給辦成,就算是將她弄死了,也不會引起軒然大波,隨隨便便就能打發了,死的何其無辜,何其冤枉,但這就是皇權至上的封建社會,老百姓的命輕如草芥,死了就死了,根本不值一提。

陳強因為最近看得多,又被白以柳現場教導,學到了很多,特別是在察言觀色上進步特別快,之前還會膽怯,說話也不敢太過大聲,如今能夠與前來光顧的客人目光接觸,還能跟他們侃侃而談,還會時不時的看周圍的形形色色。

「柳妹妹,咱們是不是被盯上了?」 倘若此刻只有南初月一人在此,她腦內怕是雜亂無章,得不出個頭緒來。但君北齊既已出現,那邊表明了她身後的後盾。

更重要的是,僅僅只是瞧見了他的身影,方才那些心神不寧,便已然煙消雲散。

剩下的,便是君北齊帶給她的安定。

對上君北齊那雙金眸,南初月臉上的驚慌一掃而散,腦中思緒頓清,抬眸。

「王爺,若是初月當真燙傷了太妃,那初月甘心領罰,只是此事,初月並沒有做。」

君北齊臉色依舊,迅速接上話語來:「哦?那太妃燙傷一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話畢,一旁的雲太妃便要立即開口,打算辯駁,可君北齊卻好似掐指算好了般,淡然一語。

「月月只管說便是,皇上與太妃不是這般強詞奪理之人。」

「倘若真有誤會,說清便是。」

話都這麼說出口了,雲太妃自然是難以再多話,只得咬牙狠狠望著眼前二人。

皇帝更是臉色一正,身子也直了些許。

對此南初月心中也是無奈暗笑,怎麼這些地方她就同君北齊配合得如此默契呢?

頷首,她面色微沉:「初月不過才從雲禪寺歸來,聽得懿旨至此,想來太妃思子心切,自然是著急此事。」

「只是初月未曾想到,太妃竟如此思念四皇子,以至是白日浮現幻象,將那杯熱茶錯看,竟將其打翻……」

「胡說八道!」

雲太妃怒斥一句,惱得要忘了手上傷痛,猛地往椅扶上一拍。

然而還不等她吃痛得驚叫出聲,身側的傅燕瑩卻是眼疾手快上前,一把扶住雲太妃的手,聲音大上幾分,飽含擔憂。

「太妃!千萬不得再驚了身子了!」

看似擔憂一語,但這其中的再字,卻是意義非凡。

若是沒有方才南初月那番思子心切一說,聽這再字,不過是擔憂雲太妃的手上傷勢。

但是現在看來……卻是轉向了「思子神傷」上。

傅燕瑩作為南初月的線人,現如今不得暴露身份,可是這些細節的幫忙,卻也是能夠使得手段的。

雲太妃痛得滿頭冷汗,更似倒抽寒氣,彼時話都說不出半句,自然也無暇顧及。

唯有怒上心頭,乾瞪眼靜咬牙切齒。

「喚王太醫來!母妃,不可再激動了。」

皇帝不是傻子,如何情況他自然瞧得出來,他若是此刻還讓雲太妃繼續下去的話,自己今後把持朝政的機會,那隻會是越來越少。

索性順著下去,抬手命人喚來太醫。

眾人彼時話語也停了下來,瞧著王太醫滿臉憂傷,戰戰兢兢的再次重新包紮後退下。

雲太妃疼痛漸減,自然不會這麼輕易就如此放過了南初月。

她今日本就奔著南初月的性命來的,雖說這憑空跳出來了個君北齊,的確打得她有些許措手不及,但是也無法阻止她的計劃。

南初月又何嘗不知雲太妃的想法,連潑茶水的事情都做出來了,今日她自然是不會這麼容易走的。

雖然看著現在的情形是她奪得一籌,可實際上,雲太妃到底也有個身份壓著。

單單這太妃的身份在這裡,如何都能被雲太妃給染成黑色,是否是她燙傷了雲太妃,本就不重要。

而現在若若是想要逆轉此刻情形,只有一個法子。

南初月眼眸一沉,薄唇微啟:「太妃思子心切,對這雲禪寺一事著實上心,初月確實不應讓雲太妃獨自承受此事。」

「不過太妃放心,即便四皇子已逝,卻也還有不少人心念四皇子。」

「初月離開雲禪寺時,還恰好遇上了翰王。」

話語一頓,雲太妃臉色也隨即垂沉。

翰王正是她一手安排過去,想要藉機解決南初月的。

若不是南初月已經近在眼前需要面對,她都險些忘記了君耀軒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