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話,她就可以嘗試去突破望辰一等藥劑師了。

當然,想要從二等突破到一等,那可不是這麼容易的。

或許要幾個月,又或許要幾年。

說完,雲空將眼紅的善御和許安武也請出了地下室,將兩人打發走後,雲空關上了地下室大門,望着眼前的賢鈺,緩緩道。

「來吧,跳進去,我給你弄技能。」

賢鈺表情似乎有些扭捏,耳根處浮現出一絲紅暈,隨後她乾巴巴的悄悄道。

「那個…….要脫了藥劑袍嗎?」

她記得,當時雲空的衣服好像經過能量池淬鍊后,都硬化增強了。

這有些浪費了。

她是藥劑師,能量的重要性,她比一般人還要清楚。

能省則省,這是最重要的。

雲空有些頭疼的捂著腦門,無語道。

「那你就脫吧,這樣的話,你一個人在能量池裏邊游,我先出地下室了。」

你要是真的這麼做,那我還在這裏獃著幹什麼?

賢鈺俏臉一紅,隨後連忙搖頭。

「那還是算了啦…….。」

要是雲空出去了,誰給她放技能?

填海神訣是讓肉體主動吸收能量,要是沒有填海神訣,她就只能被動接受天地之力能量液的淬鍊,速度會慢很多的。

「嗯,那行,你先下去吧,我現在給你放技能,做完吸收了不少血液,足夠你突破望辰了。」

說完,雲空給賢鈺來了一發填海神訣。

同時,他也不閑着,雖然將善御和許安武趕出去了,他也必須看一看鎮壓位了。

這一次的收穫很大。

望辰九重黑袍男的魂血,以及一滴神族魂血!

神族血液,是最關鍵的。

也不知道能開出些什麼。

一旁的賢鈺也不在啰嗦,噗通一下跳入了能量池中。

隨後,她全身延伸出無數經脈虛影,身軀開始瘋狂吸收天地之力能量,血肉開始蛻變了。

遠處的雲空望着渾身被能量液打濕了的賢鈺,心中莫名有些浮躁。

隨後,他不在看賢鈺,而是將視線投到了鎮壓位上。

「如今,鎮壓位開啟了五個了。」

這五個鎮壓位分別是,人族天人位:聞。

鎮壓位:影狐,赤炎鳥,炎馬,舔食蛙!

打開了舔食蛙的鎮壓位后,雲空眼神放光。

舔食蛙一族

天賦:水靈毒

克制:天解神訣

毒和解毒技能。

他看懂了,舔食蛙是有天賦技能的,遇水防毒。

而天解神訣,估計就是解毒的神訣。

專門克制舔食蛙的!

「不行,哪天找機會試試,看看這天解神訣,是不是能解萬毒。」

要是真的能解萬毒。

那就恐怖了,萬界,多數生靈都是靠着毒,各種神毒,讓四方膽寒。

但如今,他覺醒了一個解毒神技。

又是一個戰略性神技啊。

這鎮壓位就沒有一個技能是普通的…….。

想到這裏,雲空背對着賢鈺,偷偷取出了一個藥劑瓶子,裏邊有一滴金燦燦的血液,很重,如同秤砣。

密度高的嚇人。

望辰九重神族魂血,還是精華血液。

「我現在的體質能吸收嗎?」

他沒有測試過自己的靈紋之力,不過他估計他現在的靈紋之力應該是超過1200了。

「等哪天去測試一下算了,不然沒有準確的靈紋之力數值,還真不好判斷一些東西。」

有時候,對敵的時候,要是能知道對方靈紋之力的準確數值。

也好想辦法。

當然,知道自己的數值,也是為了更好的了解自己的肉身。

說完,雲空將那滴很重的神血倒在了手掌中。

望着那滴金色的魂血,雲空突然有些猶豫。

「雖然,當時裏邊的魂體之力已經被消耗,但魂血自身的能量也很嚇人,我現在的體質,應該受得了。」

為什麼這麼想?

因為,望辰後期,腦晶覺醒,靈紋之力和魂血之力合一了,魂血中就自帶精神力了。

相當於,一滴精華血液的能量包含了三份恐怖的能量。

其一是魂血,也就是血肉,其二是靈紋之力,靈紋之力是經脈中的力量,其三就是魂體精神力。

但之前,雲空他們在停車場內看到那個神族少年的畫面后。

相當於是消磨了魂血中的魂體精神力。

因為之前的精神力都用來製造威壓幻境了。

所以,現在這滴魂血的主要能量被消磨,雲空也就在考慮要不要吸收。

「管他的,吸了!」

話雖然是這麼說,但前面需要面臨的一切危險,雲空都考慮到了。

大不了就是血肉炸裂…….。

應該死不了。

想罷,雲空直接將那滴金燦燦的神族魂血吞入了腹中。

轟!

下一刻,那滴魂血開始爆發出兇猛的魂血之能。

轟隆隆!

「額…….。」雲空周身血液瘋狂加速循環,同時,他的周身皮膚被衝擊的狠狠鼓起。

痛,劇痛!

他毫不猶豫的給自己來了一發影訣,讓自己周身瘋狂亂竄的氣息壓制在體內,不讓遠處的賢鈺發現。

「艹,怎麼這麼痛?」他心中狂吼。

砰砰砰。

此時,雲空周身骨骼啪啪作響,經骨齊鳴,魂血在體內瘋狂涌動。

就在雲空肉身膨脹到了一個極限的瞬間,他頭頂的第十條經脈驟然發出陣陣白光。

隨後,他周身膨脹的能量總算被壓制了一些。

感受着神族魂血在體內緩慢遊動,靠近經脈,瞬間,他體內的經脈爆發出璀璨光芒,隨後將神族魂血瞬間吸收。

就在魂血被經脈吸收的時候,雲空瞳孔巨縮。

「等等,我好像看到了經脈的靈紋?」

是的,就在剛才的某一瞬間,他感覺到了自己腦袋上的隱脈在發光。

同時,在那一刻,他好像模糊的看到了體內的經脈。

每一條經脈上,都有很多金色紋路。

望辰九重,鑄造360紋。

他模糊間,好像看到了幾十條經脈上的金色紋路,也就是說,他現在望辰二重。

體內的經脈紋路應該有五十多道實體靈紋。

望辰九重,一重四十道靈紋。

「原來這就是靈紋嗎?」

很模糊,不過剛才那一瞬間,他的意識好像延伸了,但是只是在體內延伸。

「也就是說,我現在可以淬鍊魂體了?」

可是魂體的表現是什麼?

他不知道。

幾秒后,雲空腫脹的肉身平復了下來。

他深深吸了口氣,心中有些感慨。

神族不愧是萬界強族,魂血這麼強,如果不是消磨了魂血中的魂體能量,他估計就爆體了。

想着,他打開了萬民堂。

隨後,他眼神雪亮的看着眼前的神族鎮壓位。

「終於打開了…….。」

依舊是鎮壓位。

神族

天賦:神域

克制:斷脈神訣

而且,依舊有克制技能。

「斷脈神訣?這是什麼東西。」雲空驚呆了。

聽着字面意思,好像有點自殘的感覺。

斷脈?

自斷經脈?

而且,最關鍵的是,神域是什麼?

不過,想到這裏,雲空心中有些開心。

如今的他,已經成功覺醒了6個鎮壓位了。

天賦技能有影訣,填海神訣,長空訣,水靈毒,神域。

而剋制技能也很多,封影神訣,似歲神訣,星落神訣,天解神訣,斷脈神訣。

「不知不覺,都開了這麼多了。」

他心中有些感慨。

如今,他的鎮壓位中,算得上強族鎮壓位的就兩個。